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Bird Poem

“因为我总是这样,所以我感到很抱歉”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11年01月29日  

2011-01-30 00:17:52|  分类: 玻璃城堡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今天去扫墓,见了大概有6年未见的一些亲人。

爷爷奶奶去世是在我上学期间,11月奶奶去世,12月爷爷相继也去了。很难过。因为父母分开了,我很少去看望他们,那个家里,我唯一挂念的就是两位老人吧。

据说,奶奶年轻的时候是个戏子,很漂亮。爷爷是个裁缝。但是两个人的故事是坎坷的,以妈妈的话来说“苦的我都不想怨他们什么。”当然我不知道这里面的故事的,过去的故事就被封在那扇老门里,时不时从木缝里露出那么点风声。

那边的老房子继两位老人过世之后进行了装修,一改原来的阴沉。原来的恶梦,梦的最多的是这座老房子,我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,是漆黑的阁楼,还是一些不想回忆的过去。我突然觉得,自己是不会梦见这里了。这让我想到河溪老家,老太太住的那座河边的木板房,庞大的古屋。里面有大的雕花木床,上面挂着发黄的蚊帐,老人家打扫的干净的石地板,做饭需要烧柴,做出来的饭都有木香。夏天我傻傻的睡到傍晚,睁开眼第一眼看见的是蚊帐钩上的细细的已经被打磨的干净的暗纹,第二眼看见的是夕阳射入那千疮百孔的木门漏进来的光线,院子里的母鸡咯咯叫,家人叫吃饭了。我悄悄地攀上院子的石头墙,外面是沅水的支系,老渡船停在码头。

小时候,我特别喜欢河溪,那是我的美梦,有渡船,有大河,有古井,有古树,有龙舟。

有一次,从河溪回家,摩托车上我睡着了,到家的时候,鞋子只剩了一只。我难过的哭了很久。

后来,老太太去世了,我回去看那座老木屋,对它的情感就有如对老太太一样。

过了一年,木屋被拆了,盖上了新房。那条老街的古屋也渐渐地被拆迁。

那时我一直在思考,以后还会不会做梦。

今天很感慨。想到某部电影台词

“有时事与愿违,你大可以像疯狗一样咆哮,怨天尤人,诅咒命运,悔不当初……但走到最后一刻,还是不得不安静地放手归去”

只有低下头,默默给逝者祭奠。

但是呵,死者尚在的时候不尽孝道,到了死后你所做的也是那些燃烧后的灰烬。

爷爷奶奶你们若有来生,愿你们今生受的苦来生不再有。

累了,晚安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8)| 评论(1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